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

張大磊想重修《八月》 廖慶松:都拿金馬獎,不用修了吧!

分享
(廖慶松與張大磊拿著底片電影票及音樂卡帶合影)

【WoWoNews】《八月》在去年金馬獎奪下最佳影片殊榮之後,張大磊並未以此而滿足,而再找到台灣新電影的重要推手廖慶松,希望廖慶松能再為《八月》的剪輯擔任指導、重新再修過。今日下午廖慶松與訪台為《八月》宣傳的張大磊導演一起進行了一場映後對談活動,整場爆滿。廖慶松在台上談起張大磊在金馬獎後詢問是否能為《八月》重新修改的往事時,笑說,他回答「都拿金馬獎了,不用修了吧!」但張大磊還是堅持希望作品能做到最好的狀態,張也表示,這最後證明是最好的決定。廖慶松全程妙語如珠,三十五歲的張大磊幽默表示,他們一起工作的時候,他時常覺得廖慶松比他還年輕。

廖慶松認為,與其他強調情節敘事的電影相比,《八月》是一部用情境推演的片,當影像堆疊起來後讓觀眾感受到的情緒與氛圍,比其他方式都更能感染觀眾。再次強調台灣新電影在創作風格上的啟蒙角色,張大磊談起他在就讀聖彼得堡大學電影學系二年級時,看了《風櫃來的人》深感震撼,覺得「這才是電影」。廖慶松身為《風》的剪輯師,也回憶起在澎湖剛開拍時的往事。他說當時監製見到侯導默默拍了個主角在海邊的長鏡頭,拍了就喊卡,嚇得要命,向廖慶松千拜託萬拜託「幫忙順一下」,結果廖慶松在大螢幕上看了那個鏡頭,回頭對侯導說「這是你最好的電影」。

談起《八月》修改後前後的不同,廖慶松說這部片本來就已非常完整,他只是打磨的更加圓滑,例如其中小雷與爸爸在田裡吃西瓜一幕,原本的版本在小雷說完話後馬上就切掉,但他認為需要讓觀眾有時間感受,便將其延長了五秒才結束。《八月》中含蓄悠長的表現方式,張大磊也引用侯導的話「深層在表面」來詮釋,認為「表面」其實就已說了非常多從內在浮出來的象徵或現象。廖慶松提到《八月》中的音樂使用,認為非常像小津安二郎用音樂表達時間的方式。當現場觀眾問到張大磊是否跟片中小雷一樣崇拜李小龍,張大磊說「其實我沒那麼喜歡他」,現場大笑,他說他也練過截拳道、以前光只對著牆猛打。但他表示對於李小龍「以無法為有法」的哲學特別欣賞,廖慶松也附和,這和小津推崇「無」的哲學非常類似,這也展現在《八月》裡。

  © WoWoNews

Back to TOP